迎您来到「途里人文旅机构」     24小时咨询热线: 400-6388-068  15902046090
关注我们:
400-6388-068

欢迎拨打服务热线,让我们来为您服务

Welcome to call the service hotline

亲子乐游
旅游规划
景区创A
乡村振兴
党建示范村
康养度假
田园综合体
全域旅游
 • 当前位置:
资讯  news
文创赋能城市旧改:旧厂房改造,如何守住城市的文化与记忆?
来源: | 作者:pmoee80c1 | 发布时间:2020-07-30 | 462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年来,老旧厂区的发展受到了政府的高度关注。国家多部门发文,鼓励旧厂房改成体育综合体多产业融合。

 在国家体育总局、发展改革委印发的《进一步促进体育消费的行动计划(2019—2020年)》文件中提出:要通过打造各类体育综合体及加强便民体育设施建设,拓展体育消费空间。其中,鼓励和引导利用废旧厂房等现有设施,改造成健身休闲与商业服务融合发展的体育综合体;持续推进公共体育场馆“改造功能、改革机制”两改工程,增加体育场地设施和功能,改造成体育综合体。



      在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中指出:推动传统流通企业创新转型升级,鼓励经营困难的传统百货店、大型体育场馆、老旧工业厂区等改造为商业综合体、消费体验中心、健身休闲娱乐中心等多功能、综合性新型消费载体。

 旧厂房价值何在 


      从区位角度而言,城市版图在不断地扩大,那些曾经的旧工厂所占土地现今则是城市中心区域寸土寸金的资源。以上海为例,最初2005年的18个创意产业园中有16个是旧工厂改造项目,分布于静安区、卢湾区、黄埔区、长宁区等城市中心区域。因此,区位优势是其经济价值的首要体现。

从成本角度而言,对旧厂房的改造其成本相对低于重新建造的成本投入,大跨型厂房的改建成本一般会控制在总造价的10-20%。

从物业角度而言,旧厂房大空间、高楼层的物业条件,以及大面积多建筑物构成的规模效应,能为项目功能重新定位提供多元组合空间,甚至衍生出全新的产品,以满足个性化的需求,从而进一步挖掘其商业价值,甚至开创新的生活理念,SOHO、LOFT等产品的诞生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环境方面,现有的旧工厂大多产能落后、设备陈旧、缺乏充分的环保手段,其对环境的污染和城市的破坏也是促使其变迁或消亡的原因之。同时,推倒重建会造成的不同程度的环境破坏和大量材料资源的消耗。环境本身就是一种资源,而保护和循环利用旧工厂也是对城市环境资源的保护行为。

最后从文化角度来说,老旧厂房作为中国历史发展的遗存,即是展现中国工业文化的重要窗口,也是延续城市文脉、拓展城市文化发展空间的重要载体。在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动能换挡、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城市更新转型背景下,老旧厂房成为盘活存量空间资源、建设新型城市文化空间、推动文化发展的有力抓手。由工业记忆转向文化创意,由旧空间转向新地标,实现跨时代文化交融碰撞,相比较于国外较为成熟的工业遗产开发模式,我国既有大的机遇,也面临着很多困难。

当然,旧工厂的改造已经不仅仅拘泥于艺术、创意这样的产业,更多的是注入了商业的元素。购物、餐饮、娱乐等商业相融相生极大丰富了改造项目的城市功能,而多元化的组合也进一步提升了改造项目在城市中的存在感,推动产业的进一步发展。下面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国外的一些比较新的工厂改造与利用的案例。

  Arquipélago 现代艺术中心 

 葡萄牙 

      Arquipélago现代艺术中心的原址是一家烟酒厂,Menos é Mais Office在改造它的过程中,秉持着传播、创造新兴文化的理念,希望改造后的艺术中心能够成为一个人、知识和文化交流互动的空间。


      建筑团队采用了新旧建筑对话的形式,在原有工厂的旁边,新建了一栋白色建筑。两栋建筑功能各不相同,原有的工厂以展示为主,新建筑则更多的承担艺术与文化中心、多功能大厅、艺术实验室、艺术家工作室等功能,弥补原工厂的功能性缺失。



是建筑团队并没有刻意放大新旧建筑之间的差异。相反,新建筑被很平静地放置在原工厂旁,没有破坏或颠覆整体的空间和建设结构。两栋建筑穿越时空行进对话——原工厂建筑主体使用了火山岩砌石,而新艺术中心则以当地玄武岩混凝土建成,形成变化的表面纹理和褶皱,形式简洁抽象。




      艺术中心让人们可以在历史之间穿梭,工厂本身的社会和文化价值增加了艺术中心的历史厚重感,赋予了其文化意义。
新的公共空间功能多样,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休闲和工作、艺术与生活之间的边界变得模糊。

这个工厂改造项目彻底改造了原始工厂,使之成为中大西洋周边地区极具特点的历史文化空间。






 罗斯基勒音乐节国民高等学校 

 丹麦 


罗斯基勒音乐节国民高等学校位于丹麦罗斯基勒一片前工业场地中,原工厂被改造为教学楼,同时新建了两座新学生宿舍楼、一座学校工作人员的办公楼、供创意公司使用的集装箱创意办公空间,共同组成了学校的建筑群。


      设计团队MVRDV公司的负责人Jacob van Rijs说:“我们的设计灵感来自于罗斯基勒音乐节,它以一种不受拘束的方式,将‘快乐时光’与创新性结合起来,这也是我们希望在学校的室内设计中能够塑造的一种独特氛围。”


      教学楼保留了原工厂的混凝土外观、混凝土立柱和屋顶,但对内部的墙壁和空间规划做了更新改造。设计以“盒中盒”为概念:外形像仓库的彩色模块相连,沿着主线从建筑一侧到另一侧布置,在这条主线上有一个作为学校公共活动中心的木制看台。


      这些彩色的模块盒子各自拥有不同的功能,其中包括一个可以容纳150人的礼堂,一间音乐工作室,一间工作坊和几间舞蹈、艺术、建筑教室。根据这些功能,空间被划分为三个区域:心灵区域,包括写作、构思、辩论和领导力空间;身体区域,如舞蹈和音乐功能区域;第三个是动手操作区域,包括视觉艺术、建筑和设计区域。




      罗斯基勒音乐节国民高等学校更像是一个活跃的创意中心和社区,为蓬勃发展的青年文化创造了一个鼓舞人心的场所,大家在这里通过音乐、媒体、当代艺术、建筑和设计等学科来激发自己的无穷潜能。

 巧克力工厂仓库改造民宿 

 西班牙 

这个住宅位于西班牙小镇La Bisbal,原址是通向老城主干道上一座巧克力工厂的小型仓库。是一个有着石砌立面的三层建筑,一层是由金属梁支撑的加泰罗尼亚拱构成;二层是由金属梁及精美的木质框架共同搭建;三层则是采用大型原木支撑起一块由砖块拼接并覆盖有瓷砖的薄板。




      设计团队在保留建筑原始特征的同时,将其改造成为工作室及可供家庭使用的住房空间,保留了原建筑的石砌立面和通透的空间氛围,又通过细微的改变凸显出三个楼层的特色。

 仓库原有的楼梯被保留,设计团队还在建筑的另一端建造了一个新楼梯,让住户在三层空间内活动更为便利,而且家庭中的不同成员都可以在房屋中享受到一部分私密且自主的空间。


      改造后的一楼包含了公共活动空间、厨房和餐厅。原建筑的加泰罗尼亚拱被保留,让一楼显得开阔、阳光充足。




      二楼和三楼则是相对私密的卧室、工作室空间。


      考虑到当地宜人的地中海气候,建筑的室外空间也被充分利用。中心庭院内设有小型游泳池,游泳池四周环绕着位于一楼的休息区、门廊、厨房、餐厅及露台。一家人可以在这里彻底放松,享受舒适的阳光和悠闲的家庭时光。



 哥本哈根CopenHill垃圾焚烧厂 

 丹麦 


      作为丹麦最大的环保计划项目(占地 41,000 ㎡),它的成功得益于建筑事务所 BIG 创始人 Bjarke Ingels 坚持的设计理念:享乐主义可持续性发展。它与其他案例不同的是,在工厂的内部依旧行使着垃圾焚烧的功能。


      作为一座垃圾发电厂,它的外观完全区别于我们的固有印象,124m 的高度,形状如同一座倾斜的山坡,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外立面由高 1.2m、宽 3.3m的铝砖单元堆叠而成,玻璃窗镶嵌其中,为建筑内部也带去了自然光线。


      一座垃圾发电厂能改造出多少花头,看完CopenHill,真的被建筑师的脑洞惊艳到,400m 的屋顶滑雪场、公园步道、85m的人工攀岩墙、咖啡店、酒吧,每一处设计都在为当地人民带来最放松的游玩体验。


      从最受瞩目的滑雪场说起,虽然丹麦气候寒冷,但这里却缺乏山脉,以前人们为了滑雪只能驱车几百公里到瑞典滑雪。




      CopenHill 的出现,让哥本哈根拥有了第一个滑雪场。这样一来,无论是什么季节,人们都可以享受到滑雪的乐趣,这可比家边上有个真实的“滑雪场”爽多了。


      在屋顶除了滑雪,还有一个适合漫步的公园。在步道周围约有 7000 株灌木、300 棵松树和柳树以及其他绿化植物。不会滑雪的市民,可以在这里完成一次舒适的徒步之旅。走累了,还可以在顶峰的酒吧点上一杯啤酒,欣赏周围开阔的美景




      位于建筑的一侧,还有一个高 85m、宽 10m 的攀岩墙,它成功打破世界纪录,成为最高的人工攀岩墙。它的设计类似于天然的山墙,用各种难度满足不同程度攀岩者的需求。



      这座环保型的垃圾发电厂,每年能够处理当地居民 400,000 吨的垃圾,为 15 万住户提供电力和集中供暖。每天约有 250-350 辆卡车,将垃圾运送到这里。垃圾会被扔进熔炉焚烧,熔炉在最高运转效率时,每小时能燃烧掉 70 吨的垃圾,这样高效的操作,可以为哥本哈根 99% 的建筑物供热,以此消除大量的煤炭和化石污染。通过洗涤器,可以清除有害的物质,最终将排放出干净的水蒸气到空中。这也有助于哥本哈根实现在 2025 年成为世界第一个碳中和城市的目标。


      在过去,垃圾发电厂可能仅仅是工业区中的一个基础设施,而 CopenHill 的出现则完全打破了人们的固有认知,实现了环境、经济、社会的共赢。



来源: 素材来源文化产业参考,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